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抗日戰爭中新四軍一個團叛變投敵內幕

2019年06月01日 栏目:金融

阴部潮湿吃什么药肾炎的治疗方法肾炎患者要多吃什么食物好  打开历史报纸,翻遍所有角落,才在1943年9月29日《滨海报》上看见一行简讯:
阴部潮湿吃什么药
肾炎的治疗方法
肾炎患者要多吃什么食物好

  打开历史报纸,翻遍所有角落,才在1943年9月29日《滨海报》上看见一行简讯:

  自敵汪6個月清鄉失敗,偽軍湯景延率全團反正返我軍。

  这短短20多字的简讯,已经过去了50个年头,好比沉淀在史海里的一颗砂砾,被岁月冲洗,被岁月掩埋,平静地流失着、期待着历史长河中有多少这样闪光却永远沉在海底的砂砾?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那短短的简讯浓缩了一支特殊部队700多名官兵忍辱负重的167个日夜!

  浓缩了38名共产党员顶戴叛变投敌罪名的痛苦煎熬!这段极其机密且酷似真实的假戏真做的特殊历程,几乎没有为后人留下什么原始资料。然而大部分不知情人的回忆录中对一个团投降敌人当汉奸众说纷纭,褒贬不一。给这件事情本身

  带来了更多的疑问和困惑,也增添了这段历史的神秘色彩和独特的史料价值。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古人云:兵不厌诈。打进敌人内部,不外乎两个可能:一为保全实力暂且苟生,这是权宜之计。再一个:瓦解敌人,假戏真做,这是离间之计。自古兵书多有使用灰色隐蔽打入敌内部,时机成熟再破腹而出重回军营的记载。

  1943年初,江北清乡在即,被列为期试验清乡的南通形势日趋紧张。在4分区党政军领导积极组织军民秣马厉兵,枕戈待旦的紧张时刻,敌人的特务组织也加紧向根据在抛撒黑色诱饵,企图让那些意志薄弱的人上他们的钩。

  这是抗战中一条看不见硝烟的战线,这是难防御的战线!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日伪特务用他们惯用的手法,四下里招降纳叛,游说鼓动昔日有旧关系的朋友、同乡或是熟人,参加他们以华治华的所谓和平运动。这时,驻扎南通附近的通海自卫团团长汤景延收到了南通清乡公署主任张北生和南通特工总部站站长姜颂平的策反信,并且派人多次登门拜访。已经是中国共产党员身分的汤景延立即将这些情况向4分区领导作了汇报。

  此刻,远在淮南的华中局会议桌上,大家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为什么不将计就计呢?做什么事情都要有两种准备,一是按照我们设想,顺利度过清乡艰难时期。还有一种,就是遇到无法逾越的困难,比如像遇到江南第6师那样的挫折,我们拿什么来有备无患,把损失降低到小程度?如果打一两个团的兵力到敌人内部,像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那样,不说要他们的命,至少让他们哭爹喊娘不好过一阵子!形势严重,这支部队就继续隐蔽下去;形势好,部队立即破腹而出,回来!

  华中局将这个计划告诉了第1师师长兼苏中军分区司令员粟裕。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粟裕将这次身处清乡重点区的第3旅旅长陶勇和政委吉洛找来商量。他们一讨论,发觉许多细节并不那么妙!清乡刚开始,新四军一个团就跑到伪军那里,这是长谁的志气灭谁的威风?再次,如果被敌人识破是假投降,一个团兵力不是等于肉包子打狗有来无回,作无谓的牺牲吗?

  这个计划风险太大,风险太大!吉洛连连摇摇头。

  或许险棋,是好棋出奇制胜的棋局有时就是布险棋得来的。陶勇不愿意马上否定来自上级的计划,试着说服自己和政委。

  因为是华中局指示,大家主要还是考虑这个方案可行程度。毕竟是4分区的重大举动,粟裕和两位分区的领导人反复讨论商量了好多次,发现这个计划成败与否关键在什么人承担这个任务?

  政治路线决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他们不约而同想到了汤景延。

  抗战初期,在国民党抗日杂牌军里担任少校团副的汤景延,看见新四军过江开辟黄桥根据地,把抗日斗争搞得红红火火,这个血性男儿有些心动了,不死不活当他妈的少校团副,还不如痛痛快快当个冲锋陷阵的小兵呢。他带了手下部分弟兄二话没说连夜投奔了新四军,两年后他加入了共产党。如果说他投奔新四军是浑身热血冲动的结果,那么他党旗下宣誓时,便真正开始了理智执著的追求。

  因为他有国民党少校军衔这一段特殊经历,方方面面的关系就多。到新四军后,他利用这些老关系为部队做了不少事情。不久,昔日的关系们抵挡不住曲线救国的汹涌浪潮,一个个改换门庭,当了汉奸,随之这层关系也给卷进了伪军队伍里。

  果然,清乡搞策反,这些当了汉奸的昔日旧友又想起了他。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陶勇和吉洛商量,除汤景延外,再派顾复生,这是1924年入党的老同志。

  他面似文弱,其实党性很强,作风正派,深得汤景延的敬服,有这样素质好的老党员跟随部队,全团就有了入泥不染的政治保证。

  再一个是崇明警卫团副团长沈仲彝。他父亲是被伪军杀害的,他和伪军有不共戴天的血仇大恨。他懂军事,会带兵,打仗有一套本领,是多智多谋的指挥员。这次将他的警卫团和汤景延的自卫团合并为一个团,汤景延团长、顾复生政委、沈仲彝副团长,两个团合并后一同打进敌人内部。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此次行动称为:汤团行动。

  行动人选很快得到华中局的首肯,但指示第11师:此事关系重大,不得泄密。

  3月底,汤景延装扮成商人进南通城会见特工头子姜颂平。

  进城的路平坦坦的,远处嫣红的桃林和脚边绿油油的农田,无声地流淌着陶渊明笔下田园诗句。可今天,汤景延心里却起伏不平,美丽的景色丝毫没有提起他的兴趣。此时此刻,他品尝了从没有品尝过的酸甜苦辣,这次进城将决定他今后或许一辈子不被人理解的命运!可他没有选择的余地。记得前天,旅部首长郑重将这一特殊任务交给他和老顾、老沈3人时,他们都震惊了,许久说不出话来他们谁也不愿意背投敌当汉奸的骂名,哪怕是假投敌也不愿意啊!大家都拼命想了许多理由以证实自己不是合适人选。结果他们被一句话,就一句话,说得再也没理由了。

  你们是共产党员,在民族利益和个人利益有冲突的时候,你们选择哪个?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是啊,为了党的事业,个人荣辱得失算了什么?

  可这毕竟不是上战场去流血去献身,这段历史将永远没有荣誉没有墓位甚至没有碑文。牺牲名誉,对于真正的军人来讲,比牺牲生命更难!承受这个割舍,内心充满了剧痛!

  他一路上在用隐隐作痛的心,思考如何在敌人面前表演得天衣无缝,每一句话必须表达出他率部投降的真情实意,迫使敌人不得不相信他所说。

  汤景延不是外交家更不是表演家,但他却有此项的艺术天分,如果他不牺牲,或许新中国的外交战线上还会多一个擅长辞令,反应敏捷的外交官呢!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见到姜颂平,俩人一番客套后,汤景延单刀直入议题,坦率道出自己的苦闷和想法。姜颂平也不愧是特工头子,没有投他门下他着急,投他门下又怀疑。听了汤景延一番表白,竟然没有欢天喜地,而是提醒汤景延:你们团在新四军里吃香喝辣的,过来可不要反悔啊?

  嗨,这你老兄有所不知,通海自卫团是新四军实行三三制保存下来的地方部队,待遇比主力差远了,这暂且不谈!如今清乡在即,我们团的命运还不知道怎样?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说甩就甩了,还不如趁早另谋出路,省得驼子跤跟头──两头不着实,抗战抗到连个名分都没有!

  汤景延的确能说会道,遇险不惊!

  这个老特工不得不相信汤景延这番难念的苦衷经。

  那好,如果老兄真心过来,我们今天就定下起义的时间,怎样?

  行啊,你说吧。

  下月10号?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汤景延想4月1日是鬼子清乡的开始日子,10天后带部队走,投敌

  汤景延心想,我巴不得呢!鹿死谁手,天才知道!可他哪能说出心想的话,这戏还要演下去。他也趁机发酒疯,一口一个他妈的连骂带诉苦:你他妈的以为把部队统一到和运阵线上是件容易的事情,你怎么就知道没他妈的人打小报告?心急吃不得热豆腐,你他妈的心急什么,自古多少事情不是毁在心太急上?难道你他妈的还要实践一次,来个前功尽弃嗯?你叫老子走,老子马上就走这罪也不是人受的说着就摇摇晃晃站起身,要走。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吵了。为这区区小事伤了弟兄们的和气。不值得!大家喝酒。来来,坐下。我们相信你有难处。姜站长,你必须向汤先生道歉!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今天专职演圆场戏的高木这时出来打哈哈了。

  第二天,他们又谈了一次,汤景延答应15日凌晨带部队过来。戏已经演到这个份上,没有再退场的理由了。

  当夜,汤景延回到部队向全体党员提出变换斗争方式,坚持原地斗争。向党外提出:变换斗争方式,保住团身,保卫家乡的斗争任务。这个口号引起了许多战士强烈反感,当即4名战士不辞而别,离开了汤景延。留下的战士想不通,涌向团部。

  为什么要投敌?为什么要当汉奸?

  面对战士们的质问,知情的3位领导人心酸得不行,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恨不得也放声痛哭一场才好。

  打开历史报纸,翻遍所有角落,才在1943年9月29日《滨海报》上看见一行简讯:

  自敌汪6个月清乡失败,伪军汤景延率全团反正返我军。

  这短短20多字的简讯,已经过去了50个年头,好比沉淀在史海里的一颗砂砾,被岁月冲洗,被岁月掩埋,平静地流失着、期待着历史长河中有多少这样闪光却永远沉在海底的砂砾?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那短短的简讯浓缩了一支特殊部队700多名官兵忍辱负重的167个日夜!

  浓缩了38名共产党员顶戴叛变投敌罪名的痛苦煎熬!这段极其机密且酷似真实的假戏真做的特殊历程,几乎没有为后人留下什么原始资料。然而大部分不知情人的回忆录中对一个团投降敌人当汉奸众说纷纭,褒贬不一。给这件事情本身

  带来了更多的疑问和困惑,也增添了这段历史的神秘色彩和独特的史料价值。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古人云:兵不厌诈。打进敌人内部,不外乎两个可能:一为保全实力暂且苟生,这是权宜之计。再一个:瓦解敌人,假戏真做,这是离间之计。自古兵书多有使用灰色隐蔽打入敌内部,时机成熟再破腹而出重回军营的记载。

  1943年初,江北清乡在即,被列为期试验清乡的南通形势日趋紧张。在4分区党政军领导积极组织军民秣马厉兵,枕戈待旦的紧张时刻,敌人的特务组织也加紧向根据在抛撒黑色诱饵,企图让那些意志薄弱的人上他们的钩。

  这是抗战中一条看不见硝烟的战线,这是难防御的战线!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日伪特务用他们惯用的手法,四下里招降纳叛,游说鼓动昔日有旧关系的朋友、同乡或是熟人,参加他们以华治华的所谓和平运动。这时,驻扎南通附近的通海自卫团团长汤景延收到了南通清乡公署主任张北生和南通特工总部站站长姜颂平的策反信,并且派人多次登门拜访。已经是中国共产党员身分的汤景延立即将这些情况向4分区领导作了汇报。

  此刻,远在淮南的华中局会议桌上,大家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为什么不将计就计呢?做什么事情都要有两种准备,一是按照我们设想,顺利度过清乡艰难时期。还有一种,就是遇到无法逾越的困难,比如像遇到江南第6师那样的挫折,我们拿什么来有备无患,把损失降低到小程度?如果打一两个团的兵力到敌人内部,像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那样,不说要他们的命,至少让他们哭爹喊娘不好过一阵子!形势严重,这支部队就继续隐蔽下去;形势好,部队立即破腹而出,回来!

  华中局将这个计划告诉了第1师师长兼苏中军分区司令员粟裕。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粟裕将这次身处清乡重点区的第3旅旅长陶勇和政委吉洛找来商量。他们一讨论,发觉许多细节并不那么妙!清乡刚开始,新四军一个团就跑到伪军那里,这是长谁的志气灭谁的威风?再次,如果被敌人识破是假投降,一个团兵力不是等于肉包子打狗有来无回,作无谓的牺牲吗?

  这个计划风险太大,风险太大!吉洛连连摇摇头。

  或许险棋,是好棋出奇制胜的棋局有时就是布险棋得来的。陶勇不愿意马上否定来自上级的计划,试着说服自己和政委。

  因为是华中局指示,大家主要还是考虑这个方案可行程度。毕竟是4分区的重大举动,粟裕和两位分区的领导人反复讨论商量了好多次,发现这个计划成败与否关键在什么人承担这个任务?

  政治路线决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他们不约而同想到了汤景延。

  抗战初期,在国民党抗日杂牌军里担任少校团副的汤景延,看见新四军过江开辟黄桥根据地,把抗日斗争搞得红红火火,这个血性男儿有些心动了,不死不活当他妈的少校团副,还不如痛痛快快当个冲锋陷阵的小兵呢。他带了手下部分弟兄二话没说连夜投奔了新四军,两年后他加入了共产党。如果说他投奔新四军是浑身热血冲动的结果,那么他党旗下宣誓时,便真正开始了理智执著的追求。

  因为他有国民党少校军衔这一段特殊经历,方方面面的关系就多。到新四军后,他利用这些老关系为部队做了不少事情。不久,昔日的关系们抵挡不住曲线救国的汹涌浪潮,一个个改换门庭,当了汉奸,随之这层关系也给卷进了伪军队伍里。

  果然,清乡搞策反,这些当了汉奸的昔日旧友又想起了他。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陶勇和吉洛商量,除汤景延外,再派顾复生,这是1924年入党的老同志。

  他面似文弱,其实党性很强,作风正派,深得汤景延的敬服,有这样素质好的老党员跟随部队,全团就有了入泥不染的政治保证。

  再一个是崇明警卫团副团长沈仲彝。他父亲是被伪军杀害的,他和伪军有不共戴天的血仇大恨。他懂军事,会带兵,打仗有一套本领,是多智多谋的指挥员。这次将他的警卫团和汤景延的自卫团合并为一个团,汤景延团长、顾复生政委、沈仲彝副团长,两个团合并后一同打进敌人内部。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此次行动称为:汤团行动。

  行动人选很快得到华中局的首肯,但指示第11师:此事关系重大,不得泄密。

  3月底,汤景延装扮成商人进南通城会见特工头子姜颂平。

  进城的路平坦坦的,远处嫣红的桃林和脚边绿油油的农田,无声地流淌着陶渊明笔下田园诗句。可今天,汤景延心里却起伏不平,美丽的景色丝毫没有提起他的兴趣。此时此刻,他品尝了从没有品尝过的酸甜苦辣,这次进城将决定他今后或许一辈子不被人理解的命运!可他没有选择的余地。记得前天,旅部首长郑重将这一特殊任务交给他和老顾、老沈3人时,他们都震惊了,许久说不出话来他们谁也不愿意背投敌当汉奸的骂名,哪怕是假投敌也不愿意啊!大家都拼命想了许多理由以证实自己不是合适人选。结果他们被一句话,就一句话,说得再也没理由了。

  你们是共产党员,在民族利益和个人利益有冲突的时候,你们选择哪个?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是啊,为了党的事业,个人荣辱得失算了什么?

  可这毕竟不是上战场去流血去献身,这段历史将永远没有荣誉没有墓位甚至没有碑文。牺牲名誉,对于真正的军人来讲,比牺牲生命更难!承受这个割舍,内心充满了剧痛!

  他一路上在用隐隐作痛的心,思考如何在敌人面前表演得天衣无缝,每一句话必须表达出他率部投降的真情实意,迫使敌人不得不相信他所说。

  汤景延不是外交家更不是表演家,但他却有此项的艺术天分,如果他不牺牲,或许新中国的外交战线上还会多一个擅长辞令,反应敏捷的外交官呢!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见到姜颂平,俩人一番客套后,汤景延单刀直入议题,坦率道出自己的苦闷和想法。姜颂平也不愧是特工头子,没有投他门下他着急,投他门下又怀疑。听了汤景延一番表白,竟然没有欢天喜地,而是提醒汤景延:你们团在新四军里吃香喝辣的,过来可不要反悔啊?

  嗨,这你老兄有所不知,通海自卫团是新四军实行三三制保存下来的地方部队,待遇比主力差远了,这暂且不谈!如今清乡在即,我们团的命运还不知道怎样?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说甩就甩了,还不如趁早另谋出路,省得驼子跤跟头──两头不着实,抗战抗到连个名分都没有!

  汤景延的确能说会道,遇险不惊!

  这个老特工不得不相信汤景延这番难念的苦衷经。

  那好,如果老兄真心过来,我们今天就定下起义的时间,怎样?

  行啊,你说吧。

  下月10号?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汤景延想4月1日是鬼子清乡的开始日子,10天后带部队走,投敌

  也投得理由充分,至少在别人眼里是一种经不起考验的行为,就点头同意了。

  没有想到汤景延回到驻地,敌人的清乡日子因为扫荡和清乡的矛盾而延迟10天,这不正是他投敌的时间吗?这时投敌显然不妥!陶旅长也不同意这一天拉部队走,这样副作用太大。

  汤景延就借口部队内部工作没有做好,4分区有人在部队里巡视,如果鲁莽行事会坏大事,要求宽限几天。姜颂平也怕小不忍而乱大谋,就同意再给3天宽限时间。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可这3天是不能满足投敌准备的。汤景延又亲自到南通,再次要求延期。

  本来敌人就疑心重重,见汤景延老是拖延,更加不快,但又没有证据说汤景延在搞鬼。

  姜颂平眼珠子一转,想了个激将的点子。

  晚上他设宴请汤景延,让小林师团情报科长高木陪宴。宴席上,姜颂平借醉发难:你两次失约,说明你没有诚意,如没有,我不为难你,今晚就放你走,咱们以后战场见,枪对枪刀对刀干,到时你别说我不讲交情!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汤景延心想,我巴不得呢!鹿死谁手,天才知道!可他哪能说出心想的话,这戏还要演下去。他也趁机发酒疯,一口一个他妈的连骂带诉苦:你他妈的以为把部队统一到和运阵线上是件容易的事情,你怎么就知道没他妈的人打小报告?心急吃不得热豆腐,你他妈的心急什么,自古多少事情不是毁在心太急上?难道你他妈的还要实践一次,来个前功尽弃嗯?你叫老子走,老子马上就走这罪也不是人受的说着就摇摇晃晃站起身,要走。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吵了。为这区区小事伤了弟兄们的和气。不值得!大家喝酒。来来,坐下。我们相信你有难处。姜站长,你必须向汤先生道歉!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今天专职演圆场戏的高木这时出来打哈哈了。

  第二天,他们又谈了一次,汤景延答应15日凌晨带部队过来。戏已经演到这个份上,没有再退场的理由了。

  当夜,汤景延回到部队向全体党员提出变换斗争方式,坚持原地斗争。向党外提出:变换斗争方式,保住团身,保卫家乡的斗争任务。这个口号引起了许多战士强烈反感,当即4名战士不辞而别,离开了汤景延。留下的战士想不通,涌向团部。

  为什么要投敌?为什么要当汉奸?

  面对战士们的质问,知情的3位领导人心酸得不行,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恨不得也放声痛哭一场才好。

云计算成为中国互联网的基础设施
幽梦浅回在天涯
如何通过锻炼激活体内激素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